企业新闻

网站首页   ⁄   企业新闻   ⁄   日本首相田中角荣之子——田中京品尝贯头山酒   ⁄    正文

日本首相田中角荣之子——田中京品尝贯头山酒

时间:2015-11-23 14:47:00  │  文章来源:贯头山酒业公司  

多年来,在杜宝海的心中一直有一个挥之不去的梦想,在他当上贯头山酒业有限公司的董事长总经理后,这个梦想便越来越强烈了。这个梦想就是与日本的前首相田中角荣的家人一聚,畅谈一下田中角荣与贯头山白酒的悠久情怀。

在他接管贯头山酒业公司以后,就听原主管迁安工业的领导和一些老同志介绍,贯头山酒厂是在田中角荣1972年访问中国,实现中日邦交正常化后,在上级政府的关怀下,恢复生产的,原因是田中角荣访问时向周总理问到了贯头山酒厂的兴衰并执意要品尝贯头山白酒。至于田中角荣为什么对贯头山白酒情有独钟呢?有两种传说:一种说法是日军侵华期间,田中角荣曾驻扎在迁安县杨店子一带。一次一小队日军和部分伪军在下乡讨伐中,被埋伏的我军全歼,而巧的是田中角荣因思家乡亲人,晚上喝贯头山老白干喝醉了,未能参加这次讨伐,这是贯头山老白干酒救了田中角荣一命。另一种说法是田中角荣曾在伪满洲国的东北日军军人服务社工作过,当时经销过贯头山老白干酒,每当他休闲之时,或是想念家乡时,就用贯头山老白干酒对酒当歌消愁解闷。基于这两种原因,他才对贯头山白酒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多年来一直念念不忘。掌握了这些情况后,杜宝海心中一直在琢磨,什么时候能联系到田中角荣的家人,叙一叙贯头山酒与田中角荣的渊源。多年来,他一直把这个梦想压在心底,默默等待着机缘的出现。

2015年8月25日上午10时,在北京建国饭店荷花厅会议室,田中京与杜宝海的两双手紧紧握在一起,多年的夙愿得以实现,两个人都非常激动,陪同相见的有中国社会经济文化交流协会驻日本首席代表前驻日大使黄华之子黄实,中国教联咨询中心负责人门德全以及贯头山酒业公司资深顾问迁安诗酒文化协会秘书长郭武先生。黄实先生并临时担任了杜宝海和田中京二人的翻译。

杜宝海首先向大家介绍了贯头山酒业公司的概况,重点介绍了田中角荣先生与贯头山白酒之间的历史故事。他说:“日本侵华,给中国人民带来沉重灾难,但是现在的日本政府竟然不敢承认侵略中国,不认错、不道歉,这是中国人民所不能容忍的。但中国人民对中日两国友好做出贡献的人也是不会忘记的,田中角荣首相有胆量使日本与中国正式建交,实现了中日友好,我们对这样的老朋友还是敬佩的。”田中京说:“我的父亲田中角荣面相长得很凶,给人一种不好接近的印象,实际上,他是一个很平易近人的人。从不命令批评别人,总是以商量的口气平等待人,不说大话,但干实事。中日邦交实现正常化,我父亲是担着很大风险的。1972年,他在访问中国的前夕曾对我说过,我这次访华是很危险的,很有可能回不来,回不来不是中国不让回来,主要是日本国内的右翼分子不甘心中日邦交正常化,要起来破坏,甚至有可能采取暗杀手段。最后,他从中日两国长远利益出发,改善了中日关系,实现了双赢。从而赢得了国内各派的拥护。在日本,一般政治家写的传记都卖不动,有关我父亲的三本书在日本都是卖的很火,这次我来中国,想带几本过来,连着找了三个书店,都卖没了。

我父亲从小就喜欢喝酒,而且喜欢喝高度的白酒,当了日本首相后由于工作繁忙,睡眠少,他就喝些白兰地,主要是为了加强睡眠。他喝迁安的白酒则是因为真正想喝,他经常找酒喝,要酒喝。他是日本历代首相中最喜欢喝酒的首相。在与周恩来相见时,他本着对周恩来的尊敬,让周恩来喝水,他喝白酒而且是一口一干。”对于他问那次下乡他父亲为什么喝醉酒时,杜宝海回答说:大概是思念家乡,思念亲人吧?田中京接着说:“我父亲是个非常恋家的人,对我们也非常好。我父亲的家乡在新瀉县,那里水质是日本最好的,大米也是日本最好的,所以新瀉的酒在日本也是最好的,这次来我给杜先生带来一瓶,请您品尝。一般情况下只有好水才能酿出好酒,不知贯头山的水怎么样?和我父亲家乡的水有没有相同之处。”杜宝海介绍了贯头山魏晋时期发现,现在仍在使用的含有多种对人体有益的微量元素的千年古井泉水,及贯头山白酒传统古法酿造技艺。并指出日本清酒和贯头山老白干酒都同属于清香型,并都适于烫热了喝的,肯定有相同相通之处。这可能也是田中角荣先生喜欢喝贯头山白酒的原因之一。杜宝海提出请田中京先生下一次一定到迁安贯头山酒业公司参观做客,并品尝贯头山美泉美酒。田中京非常愉快的接受了邀请,并说:“通过这次见面,感到是一种缘分,我一定继承父亲的夙愿,把老一辈开创的友好之路继续走下去,为中日友好多做些工作,光是到贯头山酒业公司参观还不够,还是要多做点实事,这里面有好多事情可以做,如可以成立田中角荣日中友好交流协会,开座谈会,组织学术交流、讲演日中文化、日中关系、酒文化等,双方要很好的筹划一下,共同来做。在中国看似很一般、很普通的东西,在日本就可以起到震撼作用。但过去日本人不清楚、不了解,应该加大宣传力度。我准备写一本关于我父亲的新书在中国出版,书名暂定为“具有凝聚力的天才-----田中角荣”把我父亲与贯头山酒的故事写进去,希望中方提供一些具体的资料和照片。要利用各种关系,加强媒体采访交流,把合作具体化。中方有什么想法,可以给我们提供书面材料。把贯头山白酒的度数降低,从而打进日本市场也是极有可能的。”

杜宝海表态说:“田中京先生的这些想法很好,中日友好要继承下去,我有义务和责任把这些事情做好,田中京先生1951年生人,我是1953年生人,您就是我的老大哥,至于会后交往要继续做些什么事情,达到什么目的,请黄实先生、门德全先生与田中京先生共同谋划,共同把这篇文章写下去,并写得好,更精彩。

田中京先生与杜宝海先生还互赠了礼品,田中京先生向杜宝海先生赠送了一瓶日本清酒,杜宝海先生向田中京先生回赠了一瓶贯头山酿精制特酿酒。田中京还把他写的关于他父亲的书赠给杜宝海先生并签名,“谨呈贯头山酒厂杜宝海董事长,微风和暖,贯酒飘香。”迁安市诗酒协会名誉会长郭武则把自己画的中国画“小猫图”赠给田中京先生,田中京非常高兴,连连鞠躬表示感谢,他说:“我最喜欢猫了,我家中养了四只猫,死了两只,还剩两只,今天又得了一只,非常高兴。”

会后,田中京先生一行与杜宝海共进午餐,品尝贯头山白酒,他连连称赞说:“贯头山白酒约西!”